广州夜生活论坛·人物·新视觉·一个工业摄影师眼中的广州冶金三十年

相传春秋时期,干将、莫邪这一对不渝夫妻为了炼出绝世宝剑,妻纵身跳入熔炉的滚滚铁汁之中,终得“干将”、“莫邪”这对千年绝锋。靠近熔炉的人生来就有一股铁汁般的热情。钟卓勋,这位在广州钢铁厂的“大熔炉”里工作了三十多年的工业摄影师,就像传说中的莫邪一样,纵身一跃把自己的身心肝胆都投入了火热的广州冶金业熔炉中。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高炉前铁花飞溅甚是好看,这种场景现在已经在广钢消失了。 (图为钟卓勋作品

  “我作为一个工业摄影师,希望能用我的底片来沉淀广州冶金业的历史,用我的镜头来记录广州钢铁业的变迁。一如既往,无怨无悔。”在广钢集团建成投产五十周年之际,60岁的钟卓勋也将于12月光荣地从他的职位上退休。广钢五十周年,老钟六十周岁,作为一个记录了广钢近20多年的摄影师,老钟说,他是看着广钢像孩子一样慢慢长大的,在他的镜头里,他看到的不仅仅是广钢的年生产能力从十几万吨到数百万吨,不仅仅是广钢的厂区从白鹤洞一隅之地到南沙、萝岗的大规模扩张,他看到的更是改革开放三十年来广州工业尤其是广州冶金业的成长过程。

 

  “爱摄影是我从上世纪70年代进广钢的那时候就开始了,作为上山下乡回来的青年,回城后就被分配到广钢的车间工作,在车间工作的数年内,我一直负责车间的宣传工作,并用手中的手动相机记录下车间的点点滴滴。改革开放前的广钢是一个在襁褓中嗷嗷待哺的婴儿,在那个复杂的年代里,几乎是年年亏损,不过最终挺了过来,1979年以后,广钢抓住历史的机遇,锐意改革,实行财政包干,1980年就实现了扭亏为盈。不过那时候的生产工艺相当落后,整个广钢只有25个工程师,平均400多人中才有一个。1985年我进入广钢宣传部工作,从那个时候开始,我才真正全面地开始记录广州冶金业。那是一个蓬勃发展的年代。继财政包干之后,在改革开放的春风沐浴之下,广钢相继又展开了中外合资、股份制改造、大集团发展(集团化改组和全面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的四个阶段。”

现代化的热镀锌板生产线。

  “余雪望终南,变迁看暗房。”还有两个月就要退休的老钟现在常常对着办公室自己的那间暗房感叹。“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拍的照片都是自己拿回暗房冲洗放大,那时候暗房里到处都摆满了药水和胶片,机器也一大堆,而现在,暗房却被当成了临时的仓库,凳子啊,书啊,文件箱将整个房间占据,只有角落里还有几长条发白的胶片。”老钟感慨地打开干燥箱,将自己以前用过的相机一部部地挎在脖子上,从机械到傻瓜,从国产到进口,从黑白胶片到彩色胶片,从胶片到数码,五部相机挂在身上,其实是一部广州冶金工业的发展链条环绕在身。这五部相机,不仅仅是摄影器材技术的进步,更是广州冶金业飞速发展的一个缩影。

 

  “立下记录广钢的愿望以后,这几十年来的恐怕没有几人能够体会。”记者跟随老钟去观察了他的工作:一副近十斤重的三脚架,一只十几斤重的摄影包,两部相机挎在脖子上,在钢铁架子里挤来挤去。有一次由于太投入地拍摄钢花,冒着五六十摄氏度的高温,整整在地上趴了十多分钟。还有一次风扇把炉口的热气和钢花吹来,连自己的眉毛和衣服都烧焦了。干这个工作有时候压力也很大,尤其是国家重要领导人来厂里视察时,那时候所有的压力都是顶在自己头上的,1994年6月,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江泽民来广钢参观视察的前一天,当时的厂书记张广宁半夜打电话告诉我明天要拍好,第二天拍完时,心还是在急剧地跳个不停,握着相机的手心里都是汗!

广钢的工人坐在空调房里就可以完成全部的炼钢过程。

  “丹炉变寒宫,滩涂化厂房。”作为一个摄影人,在飞速发展的企业以及科技面前老钟常常显得有些无奈,单纯从摄影的角度讲,现在的工业是越来越难拍了,虽然是在钢铁厂,但是到处都是自动运行的钢材机器,偌大的车间内,很少能看到几个人。以前的炉前是最出照片的,那时候由于转炉的工艺比较落后,每当填料、倒钢水时常常火花四溅,烟尘满天,而且有工人在这种超高温环境下工作,这种光线和色调对于摄影人来说是出好片的最佳条件。但是近十年来,转炉工艺不断改进,转炉前变得干干净净,钢水不会四处飞溅,工人已经转到了装有空调的转炉操作室里。虽然炉前温度达到四五十摄氏度,但操作室里却只有十几摄氏度。以往的“炼丹炉”变成了“广寒宫”。进入“十一五”以后,广钢集团进军南沙推进产业结构升级,成功建设了广州JFE钢板有限公司、广州广钢MBA塑料新技术有限公司和广州广钢气体有限公司,从而实现了从单一的生产黑色金属到能够生产各种有色金属的产业结构升级。

现代工业采用的是运力更大的燃机车。

工业摄影也有其独特的魅力。

老钟的五部相机记录了广州冶金业的发展。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炼钢车间,钢花飞溅,但烟尘很大。

  在一张照片中,一片巨大的滩涂上,最新的广钢工地正破土而出,这是老钟在南沙工地开建时拍的。提到这张照片老钟不断感慨:“看到这种情景,按下快门时真有一种时光流动的感觉,社会的进步太快了,恐怕30年前谁也不会想到这片巨大的滩涂上会建起这样一个现代化的工业基地。从现在开始,在这个新工地建筑的每一个重要时刻,我都会认认真真地拍上几张照片,几十年以后这就是历史,不仅是广钢的历史,更是我们改革开放的历史。”

作者: 顾展旭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