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夜网(六祖惠能) 一花开五叶,六祖惠十方

 中国出了个六祖惠能
  李敖到北京法源寺参观,适逢150名僧人来此研修佛法,于是他便和这些僧人大谈“无神论”:“我要说,释迦牟尼不是神!”说完,李敖又加了一句:“我扫了大家的兴,可是不扫这个兴,也就不叫我了。”
  李敖未免托大了些——稍为接触过正统佛学的人,都知道正信的佛学是一种“无神论”哲学,释迦在世时,不止一次告诉过弟子,遇困难要自己努力解决,不要求诸虚无的神。所以,我相信,那些僧人肯定会觉得李敖此人很奇怪,竟然把佛学常识当成另类的高谈阔论。
  从“无神论”的佛学到“有神论”的佛教,中国人“功不可没”。别的不说,将观自在菩萨进行“中国化”,变成“观音娘娘”,便是一个生动的例子——我说过,这是中国人的“宗教实用主义”。但有一个伟大的中国人,却尽自己毕生之力,将佛请下神坛,还原佛的人本面目,创建了另一种具有中国特色的佛教禅宗——他就是六祖惠能。
  直指人心,见性成佛。惠能将释迦“众生皆有佛性”的话进行发挥,告诉信众,“佛”不具神性,不是一种高高在上的地位,而是一种智慧,一种人人可以达到的“自觉觉他”的悟的境界。他提倡直接简易地顿悟法门和“当头棒喝”式的接引法门,建立了一整套新的佛教理论。这套理论经后世的传播和发挥,掀起了一场影响深远的革命,使禅宗成为佛教的最大教派,“禅”成为了佛教的代名词。
  更令人感慨的是,这伟大的人物,是个“老广”,但在广东,却没有研究惠能的专门机构。有学者认国,老子是黄河流域文化的代表,孔子是长江流域文化的代表,而惠能,便是珠江流域文化的代表——这对于那些说岭南地区自古是蛮荒之地、“文化沙漠”的人,无疑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余少镭

  大事记
  [ 公元627年 ]      唐玄奘赴天竺。公元645年取经回长安,撰《大唐西域记》。
  [ 公元630年 ]      日本遣唐使抵达中国。
  [ 公元634年 ]      唐朝始建大明宫。
  [ 公元635年 ]      景教僧阿罗本入长安,并于638年建大秦寺。
  [ 公元641年 ]      文成公主入藏,与吐蕃赞普松赞干布和亲;拉萨始建布达拉宫。
  [ 公元659年 ]      唐朝颁世界第一部官修药典《新修本草》。
  [ 公元671年 ]      义净赴天竺求法,695年携佛典返洛阳。
  [ 公元710年 ]      刘知幾撰成《史通》。
  [ 公元713年 ]      始凿乐山大佛。
  [ 公元713年 ]      唐玄宗设梨园教习乐舞
  [ 公元724年 ]      僧一行制成铜黄道游仪;次年制成铜铸水运浑天仪,首次实测子午线长度。
  [ 公元738年 ]      中国《唐六典》成书。
  [ 公元754年 ]      鉴真东渡日本,在奈良建唐招提寺。

  人物生平
  天生惠根难自弃

六祖金身(资料图片)。

  惠能,佛教禅宗六祖,开创了极具中国特色的佛教禅宗,对传统佛教做出了重大改革和创新。与孔子、老子并称为“东方三大圣人”,欧洲则将他列为“世界十大思想家”之一,其塑像被陈列于英国大不列颠图书馆广场。
  关于六祖惠能的生平有很多种版本,最普遍的说法是他生于广东省云浮市新兴县夏卢村,俗姓卢,父卢行滔,母李氏。六祖生于唐贞观十二年(公元638年)戊戌二月初八日子时。
  在夏卢村里,老人家都能娓娓说出惠能的故事来。据说惠能三岁便丧父,母李氏茹苦含辛,矢志将其抚养成人。他长大以后,因家中贫穷,以卖柴为生,瞻养老母。一日惠能担柴到县城卖,在金台寺(即今新兴县人民医院内)听一僧人诵《金刚经》,听至“凡所有相皆是虚妄,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时,有所感悟,于是上前问:“此是何经?”僧人曰:“此乃《金刚经》,黄梅弘忍禅师教我们诵的。”惠能一听,顿生去黄梅弘忍大师处学习佛法的念头。僧人见其有出家学佛之念,遂说:“你若前往,我可资助你。”惠能得僧人的资助,安置好母亲,于是北上黄梅,时年23岁(另有一说为24岁)。
  在湖北黄梅,惠能拜五祖弘忍为师。以一偈“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而得五祖传正法眼藏,并将禅宗信物袈裟钵盂传给惠能。从此惠能便成为禅宗第六代祖师。密传衣钵后,为避对手加害,惠能隐遁于广东四会、怀集等地达15年。至唐高宗仪凤元年(公元676年),惠能到广州法性寺(现在的光孝寺),出示衣钵,印宗法师及僧众皆欢喜赞叹。于是在正月十五日,印宗法师在寺内菩提树下,开坛为惠能剃发。六祖惠能受戒后,即于此树下大开东山法门。第二年春天,六祖辞别众人到曲江曹溪宝林寺,此后在曲江曹溪宝林寺(今南华寺)讲经说法37年。
  公元712年,六祖惠能命门徒回故居新州国恩寺建报恩塔。公元713年,六祖在新州故居国恩寺圆寂,世寿76岁。六祖真身(肉身)及衣钵此后迁回宝林寺,供奉至今。

国恩寺里的六祖墓。(资料图片)

六祖故乡新兴县的国恩寺。(资料图片)

  历史贡献
  建设有中国特色的佛教禅宗

 光孝寺里的六祖像,“示现诸佛深妙法,开发众生菩提心”一联,总结了六祖惠能对中国佛教的贡献。 摄影:广州夜网论坛 吴峻松

  提倡“顿悟”,创立禅学新领域
  中唐时期,佛教界的一件大事就是六祖惠能的佛教革新。他的革新使原来的纯印度式佛教与中国传统文化密切结合,融为一体而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的佛教,直接导致确立了禅宗在佛教界的主流地位,并对中国唐宋以后的文化思想产生了历史性的影响。
  六祖惠能生活于唐代政治、经济、文化的鼎盛时期,也是佛教在中国传播发展成熟的黄金时代。惠能的青年时期,正是一代佛学大师玄奘(600—664)法师取经归来,广事译述的年代。玄奘门下人才辈出,绍述师说者大有人在。另外,当时各宗各派人才济济,学说众多。惠能时期的佛教思想可说是云蒸霞蔚、异彩纷呈,出现了一片繁荣兴旺的景象。在这种情况下,主要出现两种情况;一方面带来了佛学界的义学繁兴,另一方面也容易导致学佛之人舍本逐末或无所适从。
  当时的佛教界倾向于“名数为解”的现象,这样容易形成使佛学丧失了哲人之慧,变成经师之学,便无法从根本上解决人生实际存在的自他对立、染净对立、生佛对立等千古难题。在这一特殊的历史背景下,惠能提出顿悟成佛学说,建立了独具特色的禅宗思想体系,引导信众进入一个全新的佛学领域。
  惠能对传统佛教的重大改革创新在于:他宣扬“佛在我心,净心自悟,见性成佛”,强调“人本”而不是“佛本”;他主张现世的解脱与超脱,而反对追求所谓的“西方净土”;他提倡“顿悟”,主张简易修行。在惠能看来:人类要打破自我封闭,超越对立的思维模式,只有顿悟才是最究竟的捷径。《坛经》中记载,为了使门下弟子更好地超越对立,识心见性,惠能更进一步提出了以“无念为宗,无相为体,无住为本”来诱导其门下弟子作为修禅的实践方法。
  
  提倡佛教平民化、世俗化,确立禅宗主流地位
  中国佛教经南北朝时期的拓展发扬,随着隋唐的统一,在政治稳定、经济繁荣、文化融和及帝王的护持等条件下,经典翻译更有系统,义理更为明确,南北各学派的思想学说特色更加明显,且因各有师承、专重的经典及独到的思想主张,于是八大宗派在隋唐正式形成,开创了中国佛教的黄金时代。
  正是在这种百家争鸣的情况下,以顿悟“自性”为特征的惠能禅学思想产生,提倡“佛非佛”、人人可修、人人可佛的广泛性,令达官显贵,平民百姓及至贩夫走卒,皆可成佛。在佛面前,人人平等不分尊卑。“一念若悟,众生是佛。”因此经过不到一百年的发展,就使当时整个佛学界、思想界风行草偃。六祖禅宗经弟子传播全国各地,后来形成五宗,即所谓“一花五叶”,使整个文化领域因其溶铸而生机勃发,生机盎然。至今,佛教中仍以禅宗为主流地位,禅宗弟子遍及世界各地。
  惠能门人法海录其法语,又加入后来的法语,成为后世流传的《六祖法宝坛经》,这也是佛教史上惟一出自中国的经书。同时,它更是研究中国和世界佛教史、文化史、思想史、哲学史的典籍。
  惠能将印度传入的佛教中国化、平民化、现世化,禅宗后来不仅成为中国佛教文化的主流,更远播日本、朝鲜、东南亚及欧美等国家与地区。连佛教创始国印度也建有南华禅寺,弘扬惠能禅学,足见其影响之大。
  知名学者、山东大学双博士学位谭世宝教授的观点认为:其一,六祖惠能新的禅宗理论创立以来,开辟了佛教从以古印度为重心向中国转移的过程,使佛教在印度逐渐衰落的同时,于中国得以生根、发芽及至壮大,从而促成了佛教的中国化,奠定了佛教在中国的历史地位;其二,六祖惠能开创的禅宗理论使佛教由以中国北方为重心转向北南并重,奠定了佛教在岭南和东南亚一带的影响和历史地位,是六祖惠能把当时的贵族佛教改造为普罗大众的佛教,从而使佛教平民化、世俗化,使佛教真正具有了生命力,这在当时的中国是一次革命性的创新。

  民间传说
  “惠能”二字的由来

  在惠能刚出世的次日,有两个僧人来访,他们对惠能的父亲卢行滔说:“府上昨晚生一小孩,我们是专门来给他安名,名为惠能。”行滔问:“为何叫惠能?”僧人回答说:“惠者,以佛法惠施一切众生;能者,能作佛事,弘扬大乘佛法。”说罢,二僧不知所踪。此后,在宝林寺出家弘法的惠能“为报佛恩、父母恩、国恩和众生恩”,于公元683年派门人在故乡建报恩寺,后又建报恩塔。
  关于六祖真身
  在夏卢村,村民们带我去看村里的真身六祖;而在韶关的南华寺里,也供奉着六祖真身。这其中的故事,原来有一段传奇。
  传说惠能坐化后,广州、韶州、新州都争占六祖真身于本地方敬奉,各持己见,争论难决。后来由三方代表决定在扬宝塘一小山岗处点灯燃香,香烟指向,便属师之所归(此岗后称香灯岗,现仍属夏卢耕作区)。当时烟指韶州方位,即定由韶州人接回宝林寺供奉。惟是新州官绅和夏卢村父老,意欲拒迁真身,强行保留在国恩寺神龛供奉。是晚父老们都各得一梦,次晨相告都说梦见六祖惠能说:“你们不要拒迁我真身,可请位能工巧匠造我身像,我是身在宝林(南华寺)心在家,任从天下乱,此地永无忧;任从天下旱,此地一半收。”故此宝林寺有真身六祖,夏卢村亦有真身六祖。

  故居寻访
  “圣地之门”夏卢村

  夏卢村,位于广东云浮市新兴县六祖镇(原名集成镇)南端约一里处,现与集成墟连成一片。这里,是六祖惠能的诞生地。
  一近村,村口赫然便是惠能故居。据村子里的陈启洲老人介绍,惠能一家在夏卢村里所居的房舍,因年代久远,又无亲人维护管理,故早已崩毁,但屋址基地却历代存在。至20世纪80年代,村人为纪念六祖功绩,才在故址上建“六祖纪念祠”一座,供来人瞻仰。这个小小的惠能故居,门额上写着“圣地之门”,门联为“圣地一花开五叶、门庭三宝朝万年”。再往里去,院门内是“六祖惠能纪念堂”,堂上又是一联“新州毓秀,圣地鼎名”。再进,由小廊庑绕小天井而到厅堂,六祖塑像端坐厅堂正中,左边小龛供奉六祖母牌位。
  穿过午后寂静的小村庄,陈启洲老人把我们带到村子里那棵最古老的荔枝树下。这棵被冠以“得心应手荔”之名的老荔枝树,1000多年来一直伫立在六祖原始故居前。
  这棵古荔枝树的果实最大的特别之处,在于其果核上有天下独一无二的标记——像和尚头顶的香痂印记。据陈启洲说,村子里传说惠能3岁丧父,成为六祖时被同门师兄弟追杀,与猎人为伍,避难了16年才落发点痂。
  与夏卢村相距一公里远的国恩寺,是六祖的圆寂之地,创建于唐弘道元年(683),迄今已有1300多年历史,原名报恩寺,禅宗顿教三大祖庭之一,有“中国禅宗发源地”与“岭南第一禅宗圣域”之称,唐神龙二年(706),唐中宗赐名国恩寺。因为国恩寺是六祖惠能的诞生和圆寂之所,故称为“岭南第一圣域”。

  剃度之地光孝寺
  光孝寺是六祖惠能剃度之地,寺内当年六祖剃发所在的菩提树仍茂密茁壮,为纪念六祖所修的六祖殿、以及保存着六祖落发的瘗发塔也成了信徒们供奉六祖的香火之地。
  进了光孝寺,从大殿右边往里走,视野中那株最大最枝繁叶茂的便是故事中的菩提树。寺里的法海法师介绍,这棵菩提树据传是南朝天监元年(公元502年),智药从天竺携来树苗种植于此,中国其它地方的菩提树都是从这一株分植出去。当年智药还预言:“吾过后170年有肉身菩提于此树下受戒开演上乘,度无量众生。”至唐仪凤元年丙子,175年后,六祖在这棵树下落发,应了预言。

当年六祖剃度的菩提树,现在已枝繁叶茂。 摄影:广州夜网论坛 吴峻松

  树下便是六祖殿,供奉着六祖像。再往里走去,是瘗发塔,此塔建于唐仪凤元年四月初八,八角形,高七八米,每层都有佛龛,嵌有泥塑佛像。塔上有诗云:云迷藏发塔,烟锁译经台。

建于唐朝的瘗发塔,现在也香火鼎盛。 摄影:广州夜网论坛 吴峻松

  专家访谈
  南禅北伐,开枝散叶

  广东佛教协会常务副秘书长法海法师
  记者:六祖惠能改革禅宗时的社会背景与宗教氛围是怎么样的?
  法海法师:佛教是从印度传来,由达摩祖师于梁武帝年间传入,而六祖惠能所处的唐朝时期,正是佛教在中国传播、发展成熟的黄金时间,具有良好的大氛围。早在六祖之前,就已经有“禅”的存在,不过六祖是给旧的“禅”加进了新的理念。当时国内占主导地位的是北方派系的禅,以五祖弘忍的大弟子神秀为中心人物,而且得到了政府的支持,他们提倡“渐禅”,注重实际的修道层次,而岭南地区的则注重于意力、宏扬与研究。
  记者:六祖惠能的这些观点给广州与岭南地区带来了什么冲击与影响?
  法海法师:惠能是南宗禅的创立者,他所提倡的“禅”最精辟之处在于“顿”字,即顿悟,讲求的是当下心中一刹那间的觉悟,心的觉悟与对事理的明白。他对于广州以至整个岭南地区,其影响都是巨大的,可以分成几个方面来讲:一、南禅北伐。之前一直都是北方的“渐禅”占了主导地位,同时还有众多门派,学说众多。六祖惠能的“顿禅”提出以后,佛教界一片赞同之声,也动摇了北方禅的主导地位,因此有“南禅北伐”的说法。二、从六祖开始,之后才有了辈分次序。当年五祖传衣钵于惠能后,授言惠能后便不必再传,因此禅宗的单传只到六祖,此后便开枝散叶,弟子遍布各地,而且分出五宗(临济、曹洞、云门、沩仰、法眼)和二派(从临济再分出黄龙、杨岐)。广州地区信徒众多,大部分都是属于临济宗派。
  记者:现在广州地区有没有研究六祖惠能的专门机构,寺庙里有些什么祭祀活动吗?
  法海法师:广州地区现在暂时没有专门研究六祖的机构,不过很多专家都在这方面有研究,而且各处研讨会也时有举行。其他寺庙有没有相关的祭祀活动不清楚,光孝寺这边,每年的八月初三都被定为六祖诞,这个节日是从宋朝以后便有的。当天会有相关的仪式,早上会诵经文、上贡、做斋饭、供奉水果等等。

  历史典故
  二偈二公案

  关于六祖惠能的故事众多,而在他生命中的转折点所发生的重要事件,与两个偈有关:
  一、本来无一物——“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五祖弘忍在准备选择法嗣时,召集门下徒众说:“汝等各人随意作一偈呈来我看,谁的偈语能契悟佛理,印合祖心,我便将衣钵传给谁继承祖位。”当时神秀大师为僧众中上座师,博通佛学,僧众所仰。他通过—番冥思苦索,写下一首偈语贴于南墙壁上:“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五祖见到这个偈后,对众门徒说:“后世之人能依此修行,亦得胜果。”并劝僧众诵读。
  惠能听到僧众念诵,便问:“此是何章句。”僧人说:“此乃神秀上人所作之偈。”惠能说:“美则美矣;了则未了。”于是惠能请别驾张日用代为写偈。别驾说:“你亦作偈;其事希有!”惠能向别驾说:“欲学无上菩提,不可轻视初学,下下人有上上智,上上人有没意智。若轻人,即有无量无边罪过。”别驾说:“别说了。你即诵偈,我为你写。但你若得道,先要度我。勿忘此言。”惠能作偈日: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 何处惹尘埃。
  此偈一出,众人看了赞叹不已,也令五祖弘忍看到其独居慧根,遂力排众议,舍去七百高徒不择,而将甫入门、不识字的舂米居士惠能定为衣法继承人,成为第六代祖师。
  二、仁者心动——“非风与幡之动,仁者心动也。”
  唐高宗仪凤元年(公元676年)丙子正月初八,惠能到广州法性寺(现光孝寺),适逢印宗法师讲《涅檠经》。此时风吹幡动,有两位僧人在辩论,一说风动,一说幡动,争论不休。
  惠能进来听了便对他们说: “非风与幡之动,仁者心动也。”印宗法师闻知,便请惠能上座,请问其深义。见惠能回答得言简理当,不依文字。印宗法师知其慧根实深,便试探着问:“久闻黄梅衣法南来,莫非就是行者?”惠能说:“是。”印宗法师作礼曰:“请出衣钵,令众瞻礼。”惠能出示衣钵,印宗法师及僧众皆欢喜赞叹。于是在正月十五日,印宗法师召集四众弟子在寺内菩提树下,开坛为惠能剃发。

  采写:广州夜网论坛 刘毓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